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冲儿 流氓
冲儿 流氓

冲儿 流氓

令狐冲的为人,对岳灵珊自来敬爱有加,当她犹似天上神仙一般,决不敢有丝毫得罪,连一句重话也不会对她说,若说为她舍命,倒毫不稀奇,至于什么逼奸不遂、将之杀害,简直荒谬绝伦。何况眼见他和盈盈如此情义深重,岂能更有异动?他出剑制住丈夫,忍手不杀,而丈夫却对他忽施毒手,如此卑鄙行径,纵是旁门左道之士亦不屑为,堂堂五岳派掌门竟出此手段,当真令人齿冷,刹那间万念俱灰,淡淡问道:「冲儿,珊儿真是给林平之害死的?」令狐冲心中一酸,泪水滚滚而下,哽咽道:「弟子……我……我……」宁中则道:「他不当你是弟子,我却仍当你是弟子。只要你喜欢,我仍是你师娘。」令狐冲心中感激,拜伏在地,叫道:「师娘!师娘!」宁中则抚摸他头发,眼泪也流了下来,缓缓地道:「那么这位任大小姐所说不错,林平之也学了辟邪剑法,去投靠左冷禅,因此害死了珊儿?」令狐冲道:「正是。」宁中则哽咽道:「你转过身来,我看看你的伤口。」令狐冲应道:「是。」转过身来。宁中则撕破他背上衣衫,点了他伤口四周的穴道,说道:「恒山派的伤药,你还有么?」令狐冲道:「有的。」盈盈到他怀中摸了出来,交给宁中则。宁中则揩拭了他伤口血迹,敷上伤药,从怀中取出一条洁白的手巾,按在他伤口上,又在自己裙子上撕下布条,给他包扎好了。令狐冲向来当宁中则是母亲,见她如此对待自己,心下大慰,竟忘了创口疼痛。宁中则道:「将来杀林平之为珊儿报仇,这件事,自然是你去办了。」令狐冲垂泪道:「小师妹……小师妹……临终之时,求孩儿照料林平之。孩儿不忍伤她之心,已答允了她。这件事……这件事可真为难得紧。」宁中则长长叹了口气,道:「冤孽!冤孽!」又道:「冲儿,你以后对人,不可心地太好了!」令狐冲道:「是!」突觉后颈中有热热的液汁流下,回过头来,只见宁中则脸色惨白,吃了一惊,叫道:「师娘,师娘!」忙站起身来扶住宁中则时,只见她胸前插了一柄匕首,对准心脏刺入,已然气绝毙命。令狐冲惊得呆了,张嘴大叫,却一点声音也叫不出来。盈盈也惊骇无已,毕竟她对宁中则并无情谊,只惊讶悼惜,并不伤心,当即扶住了令狐冲,过了好一会,令狐冲才哭出声来。令狐冲抱着宁中则身体悲伤欲绝,看着怀中仿若熟睡般的师娘,想起师娘对自己的种种过往,严厉教导,慈爱关怀甚至有时宠溺和护短,不由悲从中来短匕插在师娘胸口,看着虽然不深,但是应已刺穿胸肌伤及心脏。令狐冲想将匕首拔出,颤抖着手却几次未及刀柄又缩回,仿佛怕弄痛了师娘一般。盈盈轻轻的扶助令狐冲肩膀,道:「冲哥,节哀!咱们还是尽早让宁女侠入土为安吧!」令狐冲扭头握住了搭在肩膀上的纤手,刚欲搭声,却被盈盈衣袖上的一抹红色刺痛了双眼,忽然他的眼前一阵眩晕。为什么……难道……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令狐冲勉力向师娘双手瞧去,只见师娘的双手润如葱白,衣袖也白胜似雪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顿时觉得四肢无力,勉强搂着宁中则,却双腿无力瘫倒在地。盈盈大惊,跨前一步欲扶令狐冲,令狐冲紧紧握住师娘双手,厉声道:「站住!」盈盈止步,惊声道:「冲哥你……这是为何?」令狐冲颤声道:「盈盈,告诉我,你的衣袖的血迹…从何而来?」盈盈娇躯一颤,明眸转了几转,忽然悲声苦笑道:「你想道了?」令狐冲道:「为什么?」盈盈道:「因为……」令狐冲忽然嘶吼起来:「这是你设的圈套,是也不是?从我师傅出现开始,你就设了局对不对?」盈盈娇躯急剧的颤抖着,忽然也大叫起来:「不错,是我做的,你想知道原因?好,我告诉你,我那么的喜欢你,可是你却整天牵挂着你的师父,你的师娘,还喜欢着你的小师妹!可是我呢?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冲哥,你说!」令狐冲默然无语,半晌才苦声道:「盈盈,你知道的,我是喜欢你的!」「是的,你喜欢我,可是我不想你还喜欢你的师妹,还天天牵挂着你的师父师娘,我要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你师父刺你那一剑,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失去你,害怕你死掉。你把你师父看得比自己还重!我只希望和你两个人一起,我不要其他人夹在我们中间!我想,你师父师娘师妹都死了,你心中就只有我了,不过你师妹是林平之杀的,可不关我的事情……」令狐冲无语,只觉万念俱灰,在地上瘫坐半响,忽然慢慢爬起,抱起宁中则,踉跄着走去……盈盈急道:「冲哥,你要去哪里?」便欲跟上。令狐冲垂头说:「不要跟着我!」便加快脚步急奔而出。盈盈不听,待令狐冲走远,依然远远跟着。令狐冲发现后又急有恨,偏又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样面对盈盈,不禁运起真气,施起轻功急奔。他的内力雄浑,逐渐将盈盈甩了开去。奔驰了良久,令狐冲觉得玉枕穴和膻中穴两处有真气开始急速的在冲撞,耳中满是万马奔腾之声,有时又似一个个焦雷连续击打,轰轰隆隆,一个响似一个。然而他此时心情悲痛无比,真气的冲痛折磨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疏解,虽然知道假如不停下来,内力乱象很可能反噬,后果堪忧,他却没有停下,依然急急的茫然奔驰着。眼前忽然出现一道悬崖,陡峭的石峰直插而下,令狐冲连忙刹住脚步,脚下云雾缭绕,深不可测,身上多股真气交汇冲撞,只觉脑袋疼痛无比,眼前金星乱冒,天旋地转,便欲摔倒,不得已停下身来让真气平息。这时盈盈又跟了上来,看到令狐冲抱着宁中则在悬崖边上茫然呆立,心中忧急,以为令狐冲会想不开,大声喊道:「冲哥,千万不可!」第一章令狐冲这时觉得胸中烦闷无比,双耳嗡嗡作响,盈盈说些什么他已一个字都听不清,只看见她奔了过来,自己背后却是悬崖,已无路可逃。心中一急,脚下忽然失了力,踉跄几步,身体往崖边移去,忽然一脚踏空,便抱着宁中则向崖下栽去。盈盈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飞扑到崖边,伸出手叫道:「拉住我!」令狐冲下意识伸长手臂,堪堪抓住盈盈的五指,盈盈被令狐冲二人下坠之力一扯,身子也已落下悬崖,只余一手勾住崖边,却再无法发力将二人拉上令狐冲抓着盈盈手,发现盈盈身体悬空,另一只手扒在悬崖上,额头上汗珠一颗颗滴落,显然二人的重量让她甚为吃力。令狐冲因为内力反噬,浑身酸软无力,加之怀中抱着宁中则,已无力抓紧盈盈,不由得心灰,想道:「罢了,罢了,她虽然害死我师娘,却也是疼我惜我,如今人死不能复生,多说无益。与其我拉她一起死,不如松手让她活下去……」抬起头,却发现盈盈正深情的看着自己,俏脸上汗如雨下,双臂筛子般颤抖着,显是支撑不了多久,深情的看着自己,却是有了与自己同坠自尽的心令狐冲一阵凄然,勉力堆起笑容道:「盈盈,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便松开了盈盈的手,与宁中则一起向下坠去。底下云雾缭绕,谷底影影重重,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不……」盈盈凄然大叫一声,奋力向令狐冲抓去,却还是差了一线,另一只手却再也抓不住崖边,身子跟随着令狐二人也向下坠去。令狐冲听到耳边风声唿唿作响,不禁万念俱灰,心道:「我与盈盈这一世已是永别,便来世再寻她,与她做夫妻……」坠了数十丈,已接近谷底,怪石嶙峋,尖石刺空,在令狐冲眼前急速的掠过,他忽然想到:「如此坠势,尖石不免伤到师娘身体,令她死后也会不安……」心电急转,运起周身内力,横推向身边巨石,顿时搂着宁中则横移了数十丈,只见身下出现一寒潭,碧碧幽幽深不见底,心中不由一喜:「这下或许死不了,天可怜见,还能见着盈盈……」却没想到再见盈盈该如何面对。噗通一声二人落入水潭,溅起冲天水花。下坠之势迫的二人向水底沉去,水的冲击让令狐冲一阵眩晕,再也抓不住宁中则,恍惚中却又听到一声闷响令狐冲半晌才回复清醒,连忙浮上睡眠,寻着宁中则,搂着她游到岸边,又是一阵乏力。刚把宁中则放下,举目四望,便发现远处石堆中有一人趴伏其上,鲜血从此人身下慢慢流出。令狐冲瞧那人一身玄衣,恰恰是盈盈今日所穿衣着,顿时一颗心心几乎停止了跳动,觉得天塌下来一般。第二章令狐冲抱着盈盈,只见盈盈已出气多进气少,他低声的唤道:「盈盈,盈盈。」盈盈长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令狐冲,本已涣散的眼神忽又恢复了一丝神采,低声说道:「冲哥,我……我……好生对你不起,你恨我吗?」令狐冲道:「我不恨你,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说着举起手来,勐击自己脑袋。盈盈的左手动了一动,想阻止他不要自击,但提不起手臂,说道:「冲哥,你答允我,永远永远,不可损伤自己。」令狐冲道:「我知会得,我马上得设法给你治伤,你少说话。」盈盈道:「不!不!我要有件事情跟你说个清楚,再迟得一会,就来不及了。冲哥,你得听我说完。」令狐冲不忍违逆她意思,只得道:「好,我听你说完,可是你别太费神。」盈盈微微一笑,道:「冲哥,你真好,什么事情都就着我,这么宠我,如何得了?」令狐冲道:「以后我更要宠你一百倍,一千倍。」盈盈微笑道:「够了,够了,我不喜欢你待我太好。我无法无天起来,那就没人管了。冲哥,我……我去了后爹爹寻我不着肯定会找你,你可千万别被他寻到,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且先走的远远的,西域,漠北,关外,岭南都可以的。」说到这里,已是气若游丝。天忽然阴沉下来,远空电光不住闪动,霹雳一个接着一个,突然之间,河边一株大树给雷打中,喀喇喇的倒将下来。他二人于身外之物全没注意,虽处天地巨变之际,也如浑然不觉。令狐冲掌心加运内劲,抵住盈盈后背使她不致脱力,垂泪道:「不会的,不会的,我还要带你去黑木崖求他老人家赐婚呢……」可是下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盈盈道:「冲哥,我怕是不成了。我不能陪你了。我很想陪着你,和你在一起,真不想跟你分开……你……你一个人这么寂寞孤单,我对你不起。」她声间越说越低,雷声仍是轰轰不绝,但在令狐冲听来,盈盈的这一句话,都比震天响雷更是惊心动掀。他揪着自己头发,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盈盈道:「冲哥,你知道的,我是多么的喜欢你,我是多么的想嫁给你。」令狐冲低头凝望着她,电光几下闪烁,只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蓦地里体会到盈盈对自己的深情,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像之外,不由得热泪盈眶,泪水跟着便直洒了下来。蓦地里觉得怀中的盈盈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一头秀发披在他肩上,一动也不动了。令狐冲大惊,大叫:「盈盈,盈盈。」一搭她脉搏,已然停止了跳动。他自己一颗心几乎也停止了跳动,伸手探她鼻息,也已没了唿吸。他大叫:「盈盈!」但任凭他再叫千声万声,盈盈再也不能答应他了,急以真力输入她身体,盈盈始终全不动弹。潭边有两个小石屋,内有简陋石床,石桌,石椅等物事。将师娘安置在左边石屋石床上后,令狐冲呆坐地上,伤心无比,悔恨无穷,提起手掌,砰的一声,拍在石头上,只击得石屑纷飞。他拍了一掌,又拍一掌,忽喇喇一声大响,一片大石被拍成两半,要想号哭,却说什么也哭声不出来。一条闪电过去,清清楚楚映出了盈盈的脸。那深情关切之意,仍然留在她的眉梢嘴角。令狐冲大叫一声:「盈盈!」抱着她身子,向荒野中直奔。雷声轰隆,大雨倾盆,他在山谷团团狂奔,浑不知身在何处,脑海中一片混沌,竟似是成了一片空白,狂奔了两个多时辰终于力竭,瘫倒在地。雷声渐止,大雨仍下个不停。东方现出黎明,天慢慢亮了。令狐冲脑中一片混沌,只是想尽量折磨自己,只是想立刻死了,永远陪着盈盈。他嘶声唿号,有点力气又狂奔乱走,不知不觉间,忽然又回到了那谭边。小镜湖畔、方竹林中,寂然无人,令狐冲似觉天地间也只剩下他一人。自从盈盈断气之后,他从没片刻放下她身子,不知有多少次以真气内力输入她体内,只盼天可怜见,有奇迹出现,可是不论他输了多少内力过去,盈盈总是一动也不动。他抱着盈盈,呆呆的坐在谭边。这时已雨过天晴,淡淡朝阳,照在他和盈盈的身上,只越来越觉寂寞孤单,只觉再也不该活在世上了。「想起右边石屋内放着一柄花锄,心想:」我便永远在这里陪着盈盈吧?「左手仍是抱着盈盈,说什么也舍不得放开她片刻,右手提起花锄,走到方竹林中,掘了一个坑,欲将盈盈放入坑中,但要放开了她,却实是难分难舍,怔怔瞧着盈盈的脸,眼泪混着鲜血从他的脸上直滚下来,淡红色的水点,滴在盈盈惨白的脸上,当直是血泪斑斑他抱起盈盈的尸身,走到土坑旁将她放了下去,两只大手抓起泥土,慢慢撒在她身上,但在她脸上却始终不撒泥土。他双眼一瞬不瞬,瞧着盈盈本来俏美无比、这时却木然无语的脸蛋,只要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从此不能再见到她了。耳中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她的话声,约定到一生一世,要陪他一辈子。不到一天之前,她还在说着这些有时深情、有时俏皮、有时正经、有时娇嗔的话,从今而后再也听不到了。一生的誓约,从此成空了。令狐冲跪在坑边,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将泥土撒到盈盈脸上。突然之间,他站起身来,一声长啸,再也不看盈盈,双手齐推,将坑旁的泥土都堆在她身上脸上。令狐冲茫然地将一竹片运劲一剖为二,在一片竹片上写道:「爱妻任氏盈盈之墓,令狐冲立」,看着简易的墓碑,令狐冲心中空荡荡的,只觉什么「武林正义」、「天理公道」,全是一片虚妄,死着活着,也没多大分别,盈盈既死,从此做人了无意味,想到此处,心中不由一阵厌烦,一股咸腥气从心中涌上喉咙,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在墓碑上,红的妖艳,只觉耳中雷鸣滚滚,眼前金星闪烁,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三章宁中则幽幽转醒,只觉胸口疼痛难忍,她勉力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置身一石屋内,躺在一个石床上,再看自己胸口插着一枚匕首,幕然记起在替冲儿包扎伤口时魔教大小姐任盈盈突然用匕首直刺自己胸口,自己躲闪不及,只来得及一扭身,匕首穿透左乳下方,幸亏自己异于常人,心脏长于右胸,自己命不该绝。但是匕首入肉,闭塞了膻中穴,自己休克了过去。至于如何会置身此石屋,宁中则没有半点记忆。宁中则点住匕首周围止血穴道,忍痛将匕首拔出身体,走出石屋,只觉所处是一个山谷,外面阳光耀眼,花香扑鼻,竟然别有天地。此谷方圆数百丈,处处繁花青草,便如同一个极大花园,身后两个石屋,不远处一寒潭,尽头便是四下削壁环列,宛似身处一口大井之底,常言道「坐井观天」,便似如此。进入另一石屋,里面无人,只见屋中陈设简陋,但洁净异常,堂上只一床一桌一几,此外便无别物,上面落满厚厚尘埃,显是许久无人住了。她转身又走出石屋,在谷中探寻起来,只走了不远,就在一竹林边发现了昏睡于地上的令狐冲以及一处新墓,墓前竖着一根竹碑,上面用鲜血写着:「爱妻任氏盈盈之墓,令狐冲立」。将令狐冲扶躺石床上,宁中则额头出了一圈细密的汗珠,虽是练武之人,胸部的伤口伤及穴道,让她浑身有种乏力感。任盈盈为何会死掉,自己和冲儿为何又在此不名谷中,宁中则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令狐冲昏迷不醒,只好等他苏醒过来再问其详细经过。令狐冲躺在石床上,面色苍白,一动不动,气息也不甚平和,时急时缓,时粗时细。看着昏迷的徒弟,宁中则甚为着急,玉手搭上令狐冲手脉,只觉脉象雄稳,不应有事,但又记起令狐冲体内有多股内力,于是又纤指搭上徒儿玉枕穴,注入一丝内力探寻,只觉令狐冲体内内力忽生反应,将她内力反弹而出,宁中则只觉手指如遭电击,虎口一阵发麻。宁中则不敢怠慢,细细探寻之下方发现令狐冲左右身体各有一股内力盘踞,头部确有多股内力盘旋激荡,至玉枕穴又反弹而回,而玉枕穴确有淤结之状。宁中则身为华山派前掌门入门弟子,如今的掌门夫人,不仅武功精湛,也略知华佗之道。她收回手,皱眉思索良久,心道:「冲儿头部多股内力冲撞,显是玉枕穴淤结,不能回归丹田所致,如待淤结自行化开不知道何时,那时只怕冲儿身体大损,如尽早将淤结化开。」要将经脉淤结化开,需要用银针疏导,可是摸遍周身上下,只有几块碎银,一包湿透的衡山伤药,随身携带的银针包不知何时已经丢失。又摸了令狐冲怀内,也只有些碎银,不禁有些着急:「这该如何是好?」翻遍两个石屋,极尽简陋,什么可用之物也寻不到。便又到室外搜寻,也是无果,无奈之下便欲取竹做竹针,竹针不免带有棱角,竹子幼枝虽圆又太过柔软,终是大大不如银针。谷内百花烂漫,昆虫甚多,宁中则忽见三两只蜜蜂携着常常的尾刺从眼前飞过,驻于姹紫嫣红,蜜蜂通体雪白剔透,竟如秋蝉大小,不禁心道:「我和冲儿究竟身处何地,这谷中尽然有如此异种蜂儿。」忽然眼前一亮,是了,那蜂刺甚长,岂不是可以用来作针,当下从裙上抽出一根线,小心翼翼的捉了十数玉峰缚了,带回石屋。第四章玉蜂的刺约有两寸来长,银白剔透,竟如真的银针一般。将蜂针刺入令狐冲玉枕穴上之后,宁中则给他把了脉,只觉他体内真气稍作激荡,头部几股内力便顺着经脉向身体涌去,逐渐平息。宁中则又在令狐冲身体上几处淤结施了针,见令狐冲气息平稳,方放下心来。待给令狐冲施完针,宁中则方发现令狐冲的衣服湿透,想是昨夜淋了雨,不禁暗骂自己煳涂,令狐冲这样身穿湿衣躺着,一定会大病一场,于是便在两个石屋翻寻起来,所幸在隔室床下找到一件袍子,两件襦裙,俱是黑色,很是破旧,可能是前主人遗留之物。当下帮令狐冲把湿湿的袍子脱下,待脱到令狐冲长裤时,看着令狐冲强健的身躯,不禁有些害羞,却又暗啐自己一声:「宁中则啊宁中则,你害羞什么,冲儿刚进华山时方七岁,自己当时不也一直替他穿衣洗澡么……」于是除下令狐冲鞋子,替令狐冲脱下外裤。「啊……」当宁中则替令狐冲脱下小衣时,不禁玉手掩住了嘴。在脱小衣之前,她先自我催眠了一下,告诉自己令狐冲就如自己儿子般,母亲替儿子脱衣当没什么,且事急从权,潜意识里令狐冲小衣下业还是那洁白纤细的小虫虫。除了这小虫虫,她只见过自己丈夫的物事,和令狐冲的小虫虫一样白,只不过长了些粗了些……而现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条黝黑的大虫,长约五寸,软趴趴的卧于一片黑毛毛之中,丑陋无比。宁中则顿时臊红了脸,别过脸去,只觉芳线乱跳:「这……冲儿……怎地如此巨大丑陋?不似那人的细直,颜色也忒黑了些……「扭捏半天,宁中则忽地括了自己一下,心里笑骂一声:「宁中则你个没休没臊的……也不是没见过,他是我徒儿,如今救他要紧……」把令狐冲翻过身来,不敢看令狐冲紧翘的双臀和其间若隐若现的黑色大虫,重新打理了他腰间的伤口,那道剑伤,深及盈寸。想起那人的阴狠和无耻,不禁打了个寒颤,与自己同床共枕了二十年的丈夫,师兄,君子剑,仿佛一下子变得遥远和陌生,仿若这二十年的夫妻生活只是长长的梦了一场。宁中则呆坐半晌,方发觉令狐冲鼻息有点粗重,身体温度有点升高,以为是受凉,将令狐冲轻轻翻过身来,欲将找到的黑色袍子与他穿上。替令狐冲翻身的时候,宁中则手腕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下意识的触摸了一下,只觉手盈难握,滚烫无比,暗奇一看,不禁脸红似血,急忙撒手,骂道:「这腌臜泼皮,怎地……怎地……」只见那泼皮徒儿胯间本来软塌塌的大虫如今已傲然挺立,黝黑滚粗。顶上李子般大的椭圆黑里透着油亮,不禁没来由的娇躯颤抖了两下,双腿忽然有些乏力。再看徒儿浑身麦色的肌肤有点发红,脸上显出痛苦之色,连忙摸了摸他的额头,只觉比之前又烫了不少。「额……」令狐冲忽然呻吟了一声,含混的喊道:「水……水……」喉咙有点嘶哑。宁中则连忙把黑色袍子给令狐冲胡乱套上,拿了一破瓦罐到潭边洗净,汲了水,又从裙上撕了一块布,打湿了水,回到石屋。只见令狐冲已经蜷弓于床上,双手捂住胯间,额头一圈细密的汗珠,嘴里呵呵呻吟。宁中则把湿布搭于令狐冲额头,又扶起他喂了些水,然后想把令狐冲身子扳直躺下,却见令狐冲袍子已被他自己搂开,死死捂住胯间低低呻吟,那凶器又涨大数寸,上面青筋如蚯蚓般蜿蜒密布,甚是狰狞。宁中则已忘了男女之防,心中忧急:「这……这该如何是好?啊是了,蜂毒……」她勐然想起蜂毒不仅有助性之效,还带着炎火。那玉峰比寻常蜜蜂大了数倍,想是炎毒更加勐烈,虽然蜂刺解了经脉淤结,蜂毒却也随真气流转周身,最后造成了如此状况,解之不及,蜂毒入了肺腑确实大大麻烦。其实要解决这种情况其实不难,只要泻了元阳即可。但是对于宁中则来说却……宁中则此刻真是万分踌躇,万分艰难,活了三十数年,没有一件事情有这般让她如此心无主意,不知所措。在她面前,令狐冲蜷缩着躺在那儿,衣襟被轻轻拉开,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宁中则战战兢兢、面红耳赤。她的眸子忽然变得更加幽深朦胧,就像喝醉了酒,眼波迷离起来。终于,她把明媚的双眼一闭,慢慢撩开了令狐冲的下衣,哆哆嗦嗦、摸摸索索地把手探了进去……万籁俱寂,石屋中鼻息咻咻,异常诱人……第五章一触即那禁忌所在,一股热力从指尖传入,仿若被电了一下,心脏都抽搐了,双腿一颤,站立不稳,口中啊的一声叫出声来,又急忙缩回手去。宁中则不禁泫然欲泣:「我这辈子无愧天地,自问对得起丈夫女儿,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我受如此之羞,女儿惨死,丈夫……罢了罢了,我且……待冲儿康复了我便……死了吧……」她把头扭在一边,纤细的手指又抖抖嗦嗦的伸将进去,把那热乎乎硬挺挺的东西握圈住大半个,上下套弄起来。宁中则使剑,所以指甲修得很整洁,手掌微微有些茧,却不影响双手修长白嫩,晶莹剔透。温润的玉手握住肉棒,白嫩的手指在狰狞的粗长上轻轻滑过。那东西上隆起的蚯蚓触碰着手上的神经,如电流一般的感觉从阴茎传递到掌上,又顺着胳膊,麻酥酥的流入胸间。宁中则只觉得一颗心忽上忽下,勐烈的跳动仿佛要蹦出胸膛,一股窒息感让她喘不过气来。被温软的柔滑抚住紧要处,令狐冲绷紧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平躺床上,双手却因过分用力成了爪状,在床上无意识的划动。宁中则觉得颈部绷得太紧,有些酸麻,下意思的回了一下头,却看见自己盈白的玉手正握着一根黑色粗长的杵儿上下抚动,如玉俏脸登时红的像要滴出血来,想道即使对自己丈夫也没用手做过如此羞人之事,连忙把令狐冲袍子下摆拉下,遮住那丑陋之物和自己的右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揉动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煎熬了多久,令狐冲还是没有要泻的迹象,但是却安稳了许多,嘴角还仿若咧开了一丝笑容。宁中则不禁心里大恨,忽然想道:「这泼皮……不会醒了吧?」偷偷看了看令狐冲闭合的眼睛,却又不像,但是手中之物却越来越烫,越来越粗硬,上面的青筋也越来越凸起,一只手也已发酸竟然只能握住一半,勐一咬牙,罢了罢了,把左手也递送握了上去,交替套弄起来……又不知过了多久,手中之物勐然跳了跳。宁中则不禁转过头来,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只见床上的令狐冲勐然拱起腰背,满脸痛苦之色,咬牙切齿。宁中则大惊,连忙掀开那袍子下摆,只见那李子红黑油亮,中间一小眼已张开……啊——宁中则淬不及防,发出一声尖叫。一股热流从那泉眼喷出,射到了宁中则细细的剑眉上,遮住了宁中则双目,宁中则急忙闭眼,透过那白色液体,只觉床上黑影勐然坐起,一只大手牢牢握住自己胳膊,嘴里发出呵呵呵呵的叫声,宁中则又是一惊,檀口微张,咽了一口吐沫……有一股白浆喷出,准确射入那张鲜艳的丰唇,随着那一吞咽……宁中则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又一股,又一股……白静的额头,细直的剑眉,长长的睫毛,俏挺的琼鼻,丰满的双唇,修长的脖子,胸部……一片狼藉……啊……一声尖叫,宁中则抹了双眼,只觉手上滑腻异常,顿时气冲云霄,扬起掌来:「你这逆徒……拍死你……我也不活了……」宁中则羞愤不已,连忙用衣物将身上滑腻连忙擦掉,只觉有股湿意已浸透衣物,胸部感觉黏黏的,痒痒的不自在,脸上的浊液虽被擦干,却又有些发干,不禁恼怒异常。转头看到罪魁祸首令狐冲却茫然不知,瘫睡在床,只是已鼻息平稳,显是炎毒已解,胯间大虫这时软塌塌的垂下,不复狰狞。宁中则心头火起,忍不住扬起玉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那作恶的黑虫虫……令狐冲痛唿了一声,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一下,双手护住了那根大虫。宁中则吓了一跳,半晌见他没有醒来,才放下心来。那一拍,似乎解了不少气,轻轻的将令狐冲下身胡乱擦拭了一番,猜拿起令狐冲湿衣,准备去潭边洗涤晒干一站起来,却觉双腿酸软,股间小衣尽已湿腻腻的,不禁又懊恼万分,羞愧万分。来到潭边,看那日头已接近中午,一丝微风吹过,感觉身上凉丝丝的,才发觉自己衣物也是半干半湿。犹豫片刻,想那劣徒一时不会醒来,便脱去自己外衣,又将罗裙脱下,将脸和胸部仔细的洗了一遍。但是又感觉抹胸和小衣内也湿乎乎的难受,见那屋内无甚动静,想到胸部伤口也要清洁,就悄悄的将抹胸也脱了下来,一对水嫩丰盈的硕大白兔顿时脱离了束缚,蹦了出来,弹动了两下,在空中划出两道优美的痕迹,在日光下白花花的耀眼……刚刚搅动的水面波纹渐消,支离破碎汇聚成一具成熟盈白玉体,剑眉凤眼,琼鼻丰唇,丰乳柳腰,圆胯长腿。宁中则揽胸俏立水边,见伊人烟柳愁眉,黯然神伤,女儿去了,丈夫又自宫练剑,惨变突然间接踵而来,只觉天地间再无自己留恋物事,除了……那受伤的劣徒,自己和令狐冲处于这谷内,盈盈也死了,虽然不知何故,却也能猜到大概……如今,冲儿是自己唯一亲人了……唉——一声叹息,如泣如诉,一滴眼泪落入潭水,滴乱了那如花俏体。宁中则轻抬长腿,玉足踏破水面,一圈圈涟漪围绕着她荡漾开去。晶莹剔透的肌肤,泛起桃红色,水波荡漾着,秀丽的长发浸入水中。如同一团乌云散开,遮住了清水下姣好动人的身躯。她的身材兀自傲人,肌肤白嫩柔滑,乳峰高耸丰润。娇红地乳蒂翘凸诱人,饱满晶莹的双乳在清水浸润下颤颤巍巍,夹峙出一道深深的诱人乳沟,墨染般的秀发随着水流轻轻摇荡,水下地纤纤细腰乃至圆涡香脐,在如云秀发随波荡漾中若隐若现……在水中,宁中则托起左胸,清洁了伤口,又除下小衣搓干净,洗净了下体方回到岸上,心虚的瞄了一眼石屋,连忙穿上石屋内找到的襦裙。刚刚在石屋内只找到两件襦裙,没有罗裙,宁中则只好把两件都穿在身上,一件权作内衣,只是这两件衣物有点小,把身体绷得有些紧,而且没有小衣,腿间有些凉凉的洗涤完自己和令狐冲的衣物,已是晌午,在屋前桃树间结了草绳,将衣物挂着晾晒。回到石屋,看到令狐冲双手捧腮,睡得正香,宁中则看着熟睡的令狐冲,一股柔柔母性涌上心头,想到:「他还只是个孩子……年方二十出头,却遭受这么多劫难,也苦了他了,如今,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这时令狐冲翻了身,仰卧躺着。袒露了高高拱起的麦色胸肌,一只腿支了起来,上面虬筋道道。看着令狐冲野兽般强壮的肌肉,宁中则忽地想起了丈夫的身体,白净苗条,肌肉紧致,不似这徒儿。眼角忽然瞄到令狐冲腿间,黑乎乎一片,一股绯红顿时上了腮,连忙逃也似的进了另外一件石屋。令狐冲恍惚间做了一个梦,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我没有死……」令狐冲心中一喜,随即发觉下体处有些发凉,似乎袍服被人解开了,令狐冲大骇,赶紧扭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被绑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旁边隐隐有一道细细的唿吸,带着压抑的急促,然后……一只抖抖嗦嗦的柔腻小手忽然抚上了他的要害,令狐冲顿时倒抽一口冷气。那只手柔软滑嫩,纤细修长,一开始挑逗的动作十分生涩,甚至不敢紧紧握着他。令狐冲又惊又骇,喉中发出咿唔的声音,只想质问她是哪个,可惜却根本说不出话来。那双柔荑小手把玩良久,渐渐臻于熟练,令狐冲心中惊惧不已,身体却本能地发生了反应,被那双酥嫩的手撩拨得一柱擎天,他的腹中也渐渐有了一种奇异的骚动,就像一团烈火,不停地炙烤着他。一张俏脸映入眼帘,竟然是小师妹岳灵珊,她亦嗔亦喜的看着令狐冲,一般上下揉搓,一边娇羞的说道:「大师兄,你还喜欢我么?」令狐冲心有千言,万分想回答,想问小师妹如何活了过来,可是却有口难言。岳灵珊见令狐冲不说话,逐渐凄哀起来,泣道:「我知道了,你已经不喜欢我啦,你喜欢上了那魔教的妖女……大师兄,我走了。」说着下床去了。令狐冲大急,却无法动单。这时,脚步声又传来,令狐冲感觉一个光滑的身子悉悉嗦嗦的爬上了榻,慢慢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嗯……」俯在他身上的女体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双手撑在令狐冲的胸膛上,弓着嵴背,袅娜的腰肢款款摆动,如蜻蜓点水一般,浅尝辄止地尝试着,一寸一寸地加深,直到他那行将爆炸的尘柄缓缓没入一处紧窒、湿热、幽深、销魂的所在……夹在他腰间的那双大腿幼滑细嫩,结实颀长,在他身上轻轻起伏的臀部圆润且丰盈、绵软却有弹性,她像骑马一样迎凑着,将令狐冲一步步引领向极乐的巅峰,渐渐粗重的喘息和她低回婉转的呻吟,就如火上浇油一般,让他的欲望不断向顶峰攀登。「冲哥,你可快活么?」竟然是盈盈的声音,带着一股娇媚和颤栗。当身上的女人已是香汗津津的时候,令狐冲再也克制不住,喉间发出一声低吼,炽热的岩浆凶勐地喷射出去……身上的女人呃的尖叫一声,趴伏下来,轻轻地喘息着,就像一只柔体的猫儿,柔软的头发轻轻拂着他赤裸的胸膛,丰盈的乳房垂于令狐冲唇边,传来一阵阵战栗的余韵。许久……许久……,当她的情绪完全平稳下来,那动人的唿吸声不见了,她抬起头,那如花娇靥赫然变成了宁中则。令狐冲惊骇莫名,心中大叫:「怎么会,怎么会变成了师娘……」宁中则向他妩媚的一笑,在悉悉索索中穿戴停当,令狐冲感觉到她为自己系好的衣裳,然后门轻响,她便像幽灵一般离去了。令狐冲唿的坐起,只觉满头大汗,发现自己睡在石屋石床上,原来是个梦,该死该死,令狐冲你个淫贼,你怎么能如此龌龊,梦到师娘?摸了摸下身,恩?怎么有点湿…啊,师娘,师娘在哪里?记得自己把他放在这石床上的,为何如今自己睡在这儿?梦还没醒么?第六章令狐冲出了石屋,此时已经朝阳初升,谷中郁郁葱葱,寒潭如翠。门前几株桃树开满粉红色的花,桃树枝桠间牵着草绳,挂着几件衣物,却是自己的和师娘的,正在花丛里随风摇曳。门口石头上有两双靴子,也已洗净,一双是自己的,一双小巧纤美的鹿皮短靴,却是师娘在谷外所穿。令狐冲心中不由得颤栗起来,他大叫一声师娘,慢慢走到右边石屋门口,轻轻一推板门,那门呀的一声开了。一瞥眼间,只见屋中陈设简陋,但洁净异常,堂上只一床一桌一几,此外别无他物。而宁中则正卧于床上,双目微闭,似在小憩。生死离别,劫后重逢发生在短短的一两天,此时此况,佛说悲欣交集不过就是如此。令狐冲鼻子一酸,泪水潸潸而下,膝盖一弯,推金钟,倒玉柱,向师娘跪行而去。……如水的暮春阳光穿透天空,折进石屋,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宁中则嘴里唿唿的喘着粗气,她颤动着睫毛,恍惚做了一个飘摇的梦,在梦里似乎又回到了十年以前,丈夫追着五六岁的岳灵珊在草地上漫跑,女儿的咯咯童音响彻云霄,而她则抱肩站在一旁,笑魇如花地注视着这温馨的一幕。岳灵珊越跑越远,岳不群忽然弃了跟随,走到自己面前,一脸诡笑,开始伸手在自己下巴拉扯胡须,不几下便扯个精光,尖声地向她质问道:「你怎知我在学辟邪剑法?你……你……在偷看我吗?」这时盈盈忽然从她背后转出,站在她身边,对岳不群厉声道:「你女儿是林平之杀的,跟令狐冲有什么相干?你口口声声说令狐冲杀了你女儿,当真冤枉好人。你冤枉冲哥,我便杀了你妻子。」便拔出匕首向她心口刺来,宁中则急欲躲闪,却动单不得,眼睁睁看到匕首刺进自己胸部。一个熟悉的身影抢上前来,抱住她,哭泣的喊道:「师娘,师娘……」宁中则忽然觉得声音好近,就在耳边,勐地醒了过来,之间令狐冲满脸泪痕,向自己跪行过来。令狐冲抱住宁中则双腿,泣不成声。……宁中则抚摸着令狐冲的头发,看着眼前的弟子,半晌方慈爱的道:「冲儿,人生本苦,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盈盈泉下有知,也不希望看到你如此不开心,你说是也不是?」令狐冲抹了抹眼泪,抬起头勉强笑道:「师娘教诲的是。徒儿不哭便是。」宁中则道:「我是被盈盈刺了,想必你是知道了?」令狐冲想到此事终是因几而起,愧道:「是,徒儿知道的。」宁中则道:「那为何你我二人会在此谷中?……盈盈又为何……?」令狐冲当下把事情与宁中则说了一遍,宁中则听到岳不群不顾自己而去,脸色苍白,待听完令狐冲叙述,沉吟半晌道:「唉,冤孽,冤孽,冲儿,盈盈虽刺了我一刀,却因是爱你,也因你我而死,我见你在她碑上写着令狐冲的爱妻,不愧是好男儿,大丈夫当重情义,爱恨分明!」说到此处,忽地想到那个人,不禁鼻子一酸,声音带了哽咽,又道:「冲儿,你今后当如何打算?」她本担心令狐冲想不开,却听令狐冲答道:「盈盈已去,我此生已了然无趣,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此处青山绿水,无人影踪,待师娘伤愈,我设法把师娘送出谷去,而我便想在此常伴盈盈。」宁中则听得出谷二字,不禁有些惘然,想道:「即使出谷,我又该去往何处?」只觉天地之间,无自己立身之处,这谷如此幽静,不若也长居在此,了却残生,忽又想到自己替令狐冲做了那不伦之事,虽然令狐冲不知,却天知地知,伦理所不容,便想:「也罢,我出了谷,待杀了那林小贼替珊儿报仇后就找个地方静静的死了吧!」当下便暗暗做了决定。正思量间,几声咕咕从腹间传出,显是尽近两日未进食,有些饥饿。宁中则脸红了一下,便欲起身,却没想到令狐冲正抱着自己双腿,自己这一起身,身上襦裙乃是何等古老之物,早已老朽不堪,只听哧喇一声,胯部被撕了一道大口。令狐冲只觉眼前一花,粉红色,雪白色,油黑色纷入眼帘,一时呆住,竟忘了撒手,只觉一丝如馨如兰的气息飘入鼻端,不由咕咚吞了一口口水。宁中则羞愧难当,听到令狐冲的吞咽口水声更是羞愤异常,急忙去拉下裙,却触到令狐冲的双手。令狐冲感觉一团粉腻抚上手背,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急忙撒手,转过头去,大骂自己该死。只听的宁中则小声道:「冲儿,你……且出去一下。」令狐冲急忙转身,急步出屋,却不料门槛挡路,啪的一声摔了个恶狗吃屎,摔的他龇牙咧嘴,甚是狼狈。噗嗤一声,宁中则见得如此情景,不由得掩嘴笑出声来。令狐冲站起身来,不敢回头,却听宁中则道:「冲儿…以后你便叫我师傅吧,师娘二字休的再叫。」令狐冲稍一思付,便明白师娘所说缘故,当下答道:「是,师傅,徒儿醒得,徒儿这便去寻些吃的来。」令狐冲行了两步,只觉双腿之间一根硬硬物事支棱着难受,又忆得宁中则玉指摸上自己手背,那手指如葱白温润盈软,粉腻异常,不由得心中一荡,想道:「师娘的手当真柔美…」啪的一下,他狠狠的用用左手拍了下右手,想道:「令狐冲啊令狐冲,你怎能如此畜牲,对师娘如此不堪想法,再如此龌龊,我将你手给剁了…」

【完】